经验参考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学习调研 >> 经验参考

银行避免遭遇诉讼挫败的几个小锦囊

文章作者:吴春玉 来源:《中国农村金融》2016年第6期 发布时间:2016-5-10 8:31:17 浏览次数:

       银行在诉讼中,经常遭遇本来可以避免的挫败。例如,在借款合同、担保合同、起诉状等法律文件中表述不当(表述错误、遗漏等),在诉讼过程中采取的法律手段不当,等等。笔者在此选取典型并加以分析,以供参考。

  杜绝利息、罚息的“跑冒滴漏”

  有的银行在起诉书中的诉讼请求部分这样表述:“被告所欠本息:诉请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偿付所欠原告的本金人民币××元,利息人民币××元,罚息人民币××元,以上金额合计人民币××元,上述利息、罚息均计算至原告起诉之日(×年×月×日)。”但是,在银行起诉、法院立案、开庭审理、作出判决(调解)、判决书(调解书)生效之后,直至被告清偿全部债务之前的利息、罚息,银行在起诉书中均没有提及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银行在诉讼过程中仍未主动向法院申请变更、追加其诉讼请求(变更、增加相应利息、罚息的数额及计算时段),法院是不会主动依职权为银行在判决书(调解书)中予以追加的。因为,我国法院在民事诉讼活动中实行的是“不告不理”的原则,即对原告在民事诉讼活动中没有提出的诉讼请求,法院是不予审理的。这样一来,银行无疑会因“漏诉”而损失很多在诉讼过程中产生的,并且本应受到司法保护的利息、罚息。 基于上述情况,银行在起诉书中应该这样表述被告所欠本息的数额及计算时段:

  “诉请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支付所欠原告的本金人民币××元,利息人民币××元,罚息人民币××元,以上金额合计人民币××元,上述利息、罚息均暂时计算至原告起诉之日(×年×月×日),被告所欠原告的利息、罚息一直计算至被告按照借款合同的约定清偿全部债务之日止。”这样一来,银行应该收取的利息、罚息就不会再“跑冒滴漏”了。

  避免自行承担巨额的律师费

  多数银行在其借款合同、担保合同中的违约责任部分都会写明:“如因借款人违约导致银行起诉时,所发生的律师费由借款人、担保人承担。”但是,在一些银行的银团(社团)贷款合同、担保合同中,并未就律师费的承担作出任何约定。一般来说,律师费的数额往往与当事人诉讼争议标的的数额成正比,即当事人诉讼争议标的的本息数额越大,相应的律师费也越高。而银团(社团)借款合同、担保合同中约定的贷款本息通常都数额巨大,故银行在上述合同纠纷案件中支付的律师费往往也很高。因此,在没有书面明确约定律师费由借款人、担保人承担的情况下,如果银行在诉讼过程中要求被告(借款人、担保人)承担律师费,法院就会以没有法律依据,也没有当事人约定为由,不支持(依法驳回)银行的这一诉讼请求。这样一来,银行就需自行承担巨额的律师费,从而造成额外的损失。

  有鉴于此,在银团(社团)借款合同、担保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律师费由借款人、担保人承担的银行,应抓紧修改合同。

  另外,也绝不是银行与律师事务所约定的律师费(代理费)是多少金额,法院就会判决被告承担多少金额。所以,银行在与律师事务所签订案件代理合同时,一定要向律师事务所索要该律师事务所注册地现行有效的律师费(代理费)的收费标准(一般由省级物价局联合省级司法厅、局制定),并严格按照收费标准规定的比例和数额对律师费作出恰当的约定。否则,对于超出收费标准的部分,被告(借款人、担保人)将会提出异议,法院也不会予以支持。同时,银行一方的代理律师在举证的过程中,一定要出示交纳律师费(代理费)的发票,作为实际已经交纳该费用的证据。否则,仅凭案件代理合同及授权委托书,法院会以银行并未实际交纳该费用(该费用并未实际发生)为由,驳回银行诉请判令被告承担律师费的诉讼请求。

  避免抵押权实现受阻

  有的银行在起诉前及起诉后均没有申请法院对借款人、担保人等被告的资产、抵押物采取查封等财产保全措施,而自以为被告有房、有地、有设备,且抵押物均登记在册,被告“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”,其自身的金融债权及抵押权是安全的。而等到法院的判决书(调解书)生效并进入执行程序的时候,银行才发现被告名下的资产早已被其他债权人、抵押权人申请法院查封了,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,只能排在他人之后申请法院对上述资产进行“轮候查封”。这样一来,银行的债权及抵押权虽然得到了法院的司法确认和保护,但由于其“轮候查封”的顺序在后,所以只能等到排在前面的其他申请执行人(债权人、抵押权人)的债权全部清偿(抵押权全部实现),并且法院对上述资产解除查封后,才能申请实现抵押权。一旦出现上述情况,银行虽然胜诉,但是因其抵押权实现受阻,其金融债权最终很可能无法得到全部清偿,甚至根本得不到清偿。

  基于上述原因,银行在对债务人、担保人等提起诉讼之前或者同时,在向法院申请实现抵押权之前或者同时,一定要对被告的资信情况、资产状况进行全面了解和准确判断。如果认为确有必要,一定要及时申请法院对借款人、担保人等的资产、抵押物采取查封等财产保全措施,以避免出现抵押权实现受阻,进而导致金融债权受损甚至落空的被动局面。

  不能怠于参加破产程序和申报债权

  笔者在日常工作中曾经遇到这样一类案例:某银行在法院通知其参加债务人的破产程序并申报债权时,竟然屡次加以拒绝。原因是该银行认为如果参加了债务人的破产程序,就意味着银行承认该债务人破产,银行的金融债权将无法得到全额清偿,还很有可能遭受更严重的损失。于是,该银行干脆来个“装聋作哑”,但是法院不可能因为一个债权人的拖延而中止、中断债务人的破产程序。最后,该银行因未在法院确定的期限内申报债权,险些分文未得。在得知问题的严重性后,该银行在破产财产最后分配前,才参加了债务人的破产程序并补充申报了债权。该银行为此付出了代价:获得的破产财产较少,并且承担了本来不需要支出的审查和确认补充申报债权的费用。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》第五十六条规定:“在人民法院确定的债权申报期限内,债权人未申报债权的,可以在破产财产最后分配前补充申报;但是,此前已进行的分配,不再对其补充分配。为审查和确认补充申报债权的费用,由补充申报人承担。债权人未依照本法规定申报债权的,不得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行使权利。”

  所以,银行在遭遇债务人破产时,应该主动参加或者按照法院的通知及时参加债务人的破产程序,并在法院确定的期限内积极申报债权,千万不能故意拖延。(作者:吉林九台农商行法律顾问吴春玉,来源:《中国农村金融》2016年第6)
评论加载中...
内容:
评论者: 验证码:
  
分享到: